大群白鹳迁徙途径土耳其 途中临时降落休憩
来源:大群白鹳迁徙途径土耳其 途中临时降落休憩发稿时间:2020-03-29 19:24:53


冷风袭来,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之冷。寒冷绵密而刺骨。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里边只有一件衬衫。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但背仍然挺得很直。

钟南山院士和他的团队的战疫故事,正是中国“战疫史”的一个缩影。很多人试图通过对他行踪的梳理,来“脑补”他的战疫拼图。

一个小时后,回复电话来了:“我们经过充分讨论,还是要请钟院士务必今天赶到武汉。”

钟老师早上在这片薄雾中走进医院时,一定还不知道,这一天将会如此辗转奔袭。

本期口述/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

他带领的团队,也是要么坚守广医一院救治重症患者,要么在第一时间驰援湖北,接管当地的重症监护室。

车到武汉。我终于体验到了传说中荆楚之地的冬日寒冷。钟老师穿的还是火车上那件棕色细格西装外套,里边只有一件衬衫。他应该也感觉到了冷,但背仍然挺得很直。

我说:“今天去武汉的飞机票已经没有了,高铁连无座票都卖光了。”

晚上10:20,车到武汉。

我们登上了下午5:45发车的G1022次车。列车长帮我们在餐车留了两个座位。我如释重负。这比板凳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