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轨列车亲历者:用消防栓打破车窗 乘客10分钟逃生


疫情发生后,没有人戴口罩。德国人普遍认为,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虽然无人佩戴,但在2月的德国,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价格也一直在涨,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

爸爸连续几天到酒店外看徐蔓宁

近期,德国疫情日趋严重。德国飞国内的机票,价格从原本的往返4000涨到了单程1万左右。碍于仍有考试,并考虑到回国时间短暂,且需要隔离14天,我身边许多同学都在纠结是否有必要买机票回国。3月13日,学校终于发了邮件决定推迟新学期的开学时间,从原本的4月6日延期到5月4日。

我们依次一对一地坐进格子里,检查体温,并填写纸质版的入境申报信息。和我沟通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轻男性,知道我从德国回来,问我德国戴口罩的人多不多。由于需要接触一些外国人,他还问我怎么用英文问别人来自哪个省份,像是在和一位亲切的大哥哥聊天一样,旅途中十几个小时的疲劳和紧绷的心情也在这时得到了缓解。

回到酒店,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

检疫完毕,带着健康码,再通过一次边检,顺利出关。从降落到取行李,大约用了三个小时。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出发地也相对安全,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飞机上几百人,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

回国准备:口罩戴不戴?

3月26日,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3月30日,澎湃新闻记者从江西省公安厅获悉,为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和国务院、公安部及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切实做好湖北省解除离鄂离汉通道管控配合工作,近日,江西省公安厅召开会议并下发通知,部署全省公安机关自觉对标对表解除离鄂离汉通道管控各项要求,全面清理离鄂入赣交通管制,坚决取消高速公路和省、市、县、乡各级道路的检疫、监测站点,确保往来车辆无障碍通行。

江西省公安厅要求全省各级公安机关要细化离鄂离汉入赣人员管理服务,在服务办事窗口设置优先绿色通道,强化服务措施,努力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对由湖北入赣人员只要出示个人健康码“绿码”且体温正常的,一律准予通行,不得采取任何限制性措施。

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corona party”活动,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